眉梢开出一桃枝

你捏着一只绿色的笔在相纸的空白处默写挪威的森林 你写 全世界的树倒下你也喜欢他 所有的老虎融化成黄油你也喜欢他。

Your life feels like the morning after all year long.
你的人生就像是在很多年后终于遇到一个早晨。

【纯双道墙七月产粮活动】一期一会

  给我一点叨叨的时间
  ooc预警!现代架空设定。糖归宋晓ooc归我,第一次写宋晓难免有不足,所以接受批评但不接受乱怼(会怼回去)大家都温柔一点不好吗。

        关于文·说在前面
  一期一会:日本茶道用语,意思为一生只有一次的缘分。
                                                                                                  ——摘抄自百科

    「一」    
  沿海城市的夏天总是多雨又闷热,阿箐听到下课铃就把作业往书包里一塞跑下了楼。出了校门之后她的速度开始慢下来,没过多久就变为饭后散步的速度。
  雨并不大,阿箐没有撑伞。路上行人不多,她走在马路的最里边用自己小皮鞋把路边的小水坑踩出哒哒哒的声音,也不顾自己的裤脚被小水花溅得湿润。而后她拐进了一个小巷,走进一家门口挂着风铃的店。“星尘哥哥,巧克力面包和热牛奶做好没有,记得巧克力面包上撒一些糖霜!”“不会忘记撒糖霜的。”晓星尘笑笑,从厨房拿出一小块撒着糖霜的巧克力面包和一条毛巾。
   “牛奶还要热一下,下雨了怎么不撑伞呢?”晓星尘坐到阿箐旁边用毛巾给她擦头发。“因为雨不是很大嘛……”阿箐咽下一大口面包。“那吃完东西要赶快上楼洗澡。”这时厨房里的微波炉传来“叮”的一声,晓星辰用手指轻轻敲了下阿箐的头,起身去拿牛奶。“知道了,星尘哥哥好像老妈子!”阿箐接过杯子喝完温热的牛奶就撇开他跑上楼,留下拿着毛巾还笑得一脸无奈的晓星尘。
  阿箐上楼后晓星尘开始打扫店铺,确认店里干净以后他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晚饭过后阿箐看了一下电视就进房间写作业了,晓星尘把碗筷洗好之后才回自己的房间。忙碌了一天的他终于有些许轻松的感觉,他把空调调到一个令自己舒适温度之后从床头的书架上拿下一本书开始翻阅。晓星尘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要驱赶掉疲惫,他大学选修的专业与自己现在的工作并不相关。晓星尘的父亲是一个公务员,母亲开着一个小餐厅,生意还不错。在他大一的时候父母领养了阿箐,一家四口的日子过得富足而温馨。在晓星尘父母结婚二十周年的纪念日这天,他的父母买了去海岛度假的机票。晓星尘和阿箐一起把父母送到了机场,阿箐还说要让父母带一个大海螺回来,结果第二天晓星尘就接到了飞机失事的电话……
  安葬了父母之后面临毕业的晓星尘拒绝了学校分配的工作,一毕业之后就回到家经营母亲留下的小店。他曾经听母亲说希望能开店开到自己没有力气开的时候,母亲的愿望他想替母亲完成。晓星尘的母亲生前有一个厚厚的本子,里面记录了店里菜单上所有食物的做法。他毕业之后用半年的时间把店重新开了起来,幸运的是从重新开业到现在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了。
  想起以前的事情晓星尘不免有些失神,阿箐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了作业溜到晓星尘的房间里拿出一个苹果递到他面前“学校发的苹果我一个人吃不完,和哥哥分一半。”“知道了。”他揉了揉阿箐的头发拿着苹果到二楼的小厨房把苹果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和阿箐一起分完了苹果。吃完苹果后他对阿箐说家里多出来的房间自己想要出租出去。“知道了,记得找个好点的人,拒绝奇葩。”
  其实听到这个消息阿箐是有些郁闷的,但是她明白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这个三层楼还带后院的大房子他们俩都会舍得卖掉,虽然现在晓星尘开店加上父母留下的钱完全足够他们两人的日常花费,但随着阿箐长大花费会增加,而且晓星尘也需要攒钱。于是阿箐默认了自家哥哥把家里多出来的房间出租的做法。
「二」
  招到租客的时候这座城市已经入秋,阿箐走出门口去上学时都能闻到清冷的秋风卷来月桂的香味。租客入住的当天晓星尘暂停营业,做了一大桌菜和阿箐等着租客的到来。
  7点钟的时候,有人敲响了木门,晓星尘打开门对门外的人微微一笑“初次见面,我是你的房东,晓星尘。”门外的人似乎愣了一下“你好,我是宋岚。”
  宋岚的行李并不多,就一个箱子。晓星尘把宋岚带到他的房间,知道今天租客会过来,他已经把房间打扫过了。宋岚把行李放好后晓星尘邀请他一同吃晚餐,他犹豫了两秒后点了点头。
  这顿饭吃得还算愉快,晓星尘的厨艺自然是没得说,阿箐意外的不抵触宋岚。晓星尘发现阿箐并不抵触宋岚的时候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下了,他也并不希望阿箐因为日常的琐事而影响心情。
  洗完澡的宋岚躺在陌生的床上,回顾着近期发生的事情。这座城市对于他而言是陌生的,原本属于他的升职机会被不知道哪个上司的亲戚黑幕掉,他也从总部被调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接到调令后公司通知他交接好工作后就不用继续去总部上班了,一星期后会让他去分公司。那天晚上宋岚喝着啤酒在租房网上找自己到另一个城市后的住所,他对房子的要求很高,想要找一个自己满意的房子比较难,在不知道浏览了多少页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听啤酒后,宋岚看到了晓星辰发布的信息。房间整洁干净,周边的环境好,出行也方便。
  看到个称心的房子并不容易,已经喝得有点懵的宋岚直接用支付宝给对方付了一年的房租,等清醒过来看到房子的具体条件时顿时后悔了,一直被人夸奖谨慎的宋岚居然栽倒在几瓶酒上……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因为分公司的人事调动出了一些问题,宋岚得到一星期的假期,第二天自然醒时已经是上午九点。
  洗漱好之后宋岚想要下楼到附近找一家早点铺解决掉早餐,晓星尘坐在一楼的吧台后擦拭玻璃杯。“早安。”宋岚有些不自在的向他的房东打招呼。“早安。”晓星尘对他笑了笑,又去厨房里给他端了一碗海鲜粥。“老吃外面的东西总归是对身体不太好。”“嗯,谢谢你。”宋岚把粥端到吧台斜对面的桌子上,早晨温暖的阳光洒在晓星尘的身上使得原本就气质温和的他变得更加的柔和,给人一种不真实感。宋岚看得楞了一下,回过神之后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喝粥。
  喝完粥之后宋岚依旧打算到附近转转,他需要熟悉一下这座城市,晓星尘的开店时间也要到了。准备出门的时候晓星尘叫住他“宋岚,中午你回来吗?”“嗯。”“那麻烦你帮我带一份赵记的炸猪排盖饭和一份糖醋炸蛋,找不到地方就打电话问我。”“好的。”
  宋岚坐公车到公司,一路上掐着表算了一下自己上班在路程上所需要花费的时间。然后在公司附近转了转记下周边的饭馆和超市的位置。宋岚准备回去时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上班族都成群结队的出来觅食,宋岚于是打了车去赵记饭馆买了两份炸猪排盖饭和一份糖醋炸蛋。
  回到店里时晓星尘也是刚忙完正饿着,看到宋岚带饭回来拉着宋岚进了后厨吃饭。“谢谢你啊,等会我把钱给你。”晓星辰咽下一口猪排。“不用了,昨天的晚餐和今天的早餐很好吃。”“那关店之后我带你到附近转转吧。”晓星尘与宋岚对视,他的嘴角沾了些糖醋炸蛋的番茄汁。“好。”宋岚把纸巾递给他“嘴角……有些脏了。”
  吃完午餐之后宋岚点了一壶茶坐在店里的角落,看着晓星尘忙碌了到关店。晓星尘的店从早上十点营业到下午四点,为保证食材的新鲜每天四点十五分到四点半间会有食材陆陆续续运送到店里,晓星尘五点左右准备好第二天用的食材,然后带着宋岚到附近转悠。
  晓星尘把宋岚带到了海边“今天你应该没有逛到海边吧,其实我们家离海边是挺近的,阿箐的班主任昨天给我发信息说十月份学校要开设晚自习,晚饭过后我要多来海边走走。”晓星尘伸了个懒腰。“我陪你?”宋岚下意识脱口而出。“好啊,说话算话。”
「三」
  之后的生活回归正轨,宋岚到了新的公司开始变得忙碌,每天和阿箐起得一样早,不过家里起得最早的永远是晓星尘。有时候因为加班宋岚不能回去吃饭,但是宋岚吃外面的饭菜胃总会不舒服,不过他已经习惯了。不过在宋岚第N次半夜起床吃药被晓星尘发现时后来宋岚加班的时候晓星尘就会帮他烤一个大一些的巧克力面包让他带到公司垫肚子再留一些饭让他回来吃,阿箐为此愤愤不平了好久。
  国庆假期后阿箐要去学校上晚自习。晓星尘每天下午都要骑自行车到学校把盒饭拿给阿箐,于是他们自觉把原本的晚餐时间延后了半小时。宋岚的工作也没有之前那么忙碌,他遵守了和晓星尘的约定,每天都和他到海边散步。
  宋岚觉得现在的生活比以前愉快,现在的他虽然工作依旧比之前的忙碌一些,但是能学到更多的东西。闲暇的时候他会和晓星辰聊聊天,宋岚原本以为自己和晓星尘的共同语言并不多,但是相处久了发现两人很是契合,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一颗小小的种子在悄悄生长。
  阿箐的期末测试成绩还不错,晓星尘带她去商场买了一件淡青色的棉服,宋岚也给她买了一条印着小青蛙的围巾。“可是我还想去今晚的听海音乐节啊。”在商场吃披萨时阿箐睁着充满渴望大眼睛看着晓星尘。“好好好,去。”晓星转头问宋岚“一起去吗?”“好。”宋岚的嘴角扬起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弧度。
  到了晚上三人到音乐节的售票处买了现场的入场券,比网上的预售价略贵,但是晓星尘看到现场有饮料和自助餐也觉得值得这个票价了。阿箐入场之后丢下一句“今晚我和同学在一起!”就另一个女生跑了。“她早就计划好了。”晓星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阿箐不小了,都快上高中了,你也要给她一些自己的空间。”宋岚把已经盛好自助餐的碟子递给晓星尘。
  音乐节的气氛很好,歌很好听,大家也玩的很开心,难以想象在这个寒冷冬夜的海边,每一个人的鼻尖都沁出了小小的汗珠。压轴登场的是两个年轻的男歌手,听旁边姑娘的议论,他们是恋人。
  年轻人的勇气总是很足够,虽然他们也许并没有比自己小几岁。宋岚在人群的中央喝了一小口冰啤酒,似乎周围的喧嚣与自己无关,他看着舞台上两位歌手青涩的脸,然后他悄悄的拉近与晓星辰的距离,直至两人的肩膀相触碰。“人太多了,对不起。”话是这么说,但宋岚并没有要走开的意思。“没关系。”晓星尘回答。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宋岚觉得晓星尘的脸有些微红。
  压轴的两个歌手并没有唱让整个音乐节气氛再度升温的歌,而是唱了那首无比温柔的《The Rose》。他们一个人唱,另一个人弹吉他伴奏时不时帮唱歌的人和声。他们的声音很纯净,白色的灯光打在他们身上意外的柔和,喧闹的人群变得安静,他们的粉丝举起淡蓝色的荧光棒挥动。
“Some say love it is a river,
有人说,爱是那河流,
That drowns the tender reed.
河中沉溺着柔软的芦苇,
Some say love it is a razor,
有人说,爱是那刀锋,
That leaves your soul to bleed.
让你的灵魂四分五裂,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有人说,爱是种饥渴,
An endless, aching need,
燃烧起无尽疼痛的欲望,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而我说,爱是绽放的花朵,
And you it's only seed.
而你,就是那唯一的种子,
It's the heart afraid of breaking,
若一颗心惧怕破碎,
That never learns to dance,
就无法学会翩翩起舞,
It's the dream afraid of waking,
若一个梦境惧怕醒来,
That never takes the chance,
就无法抓住来临的机遇,
It's the one who won't be taken,
若一个人得不到关爱,
Who cannot seem to give,
他也不会给人关爱,
And the soul afraid of dying,
若一具灵魂惧怕死亡,
That never learns to live.
他就无法学会生存,
When the night has been too lonely,
当夜晚显得寂寞不堪,
And the road has been too long.
去路显得无尽漫长,
And you think that love is only,
你会觉得,
For the lucky and the strong.
爱只眷顾那些幸运且矢志不渝的人,
Just remember in the winter,
而相爱的人只需铭记,纵使冬日里,
Far beneath the bitter snow,
在寒冷刺骨的雪地下面,
Lies the seed that with the sun's love,
只要存在沐浴阳光之爱的种子,
In the spring, becomes the rose.
当春天到来,就会幻化成一朵玫瑰。”
  歌声一停,海边的烟火被工作人员点燃,绚烂的烟火把海边的天空点亮,两位歌手牵着彼此的手向歌迷鞠躬感谢,听海音乐节算是落幕了。在漫天的烟火中,宋岚转头看向身边的晓星尘,也许只有宋岚知道,那一刻他是那么地想握住晓星尘的手。
  伴随着歌迷们的欢呼声和宋岚内心的小失落,海边的烟火也燃放完了,音乐节也就彻底结束了。
  “阿箐给我发短信说今晚要去同学家住。”离场之后晓星尘有些郁闷的说。“她会照顾好自己的。”宋岚看着自己和晓星尘的影子,两人的肩膀时不时碰到一起。“那我信你吧。”晓星尘低下头。“你要信的是她啊。”宋岚有些无奈的回答他。
  回家之后晓星尘先洗漱,看到晓星尘坐在沙发上擦头发了才进的浴室,没想到出来之后晓星尘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宋岚过去叫醒晓星尘才发现他的脸比平时要红,身上还有淡淡的酒气。“星尘,醒醒,回房间再睡。”宋岚扶起晓星辰往他的房间走。“你刚才喝了什么?你房间的钥匙呢?”宋岚问他。“深蓝色的柠檬味气泡水,钥匙……记不起来了。”于是宋岚只好把晓星尘扶到自己的房间里。“那个不是什么气泡水,是一种后劲很强的果酒。”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晓星尘,宋岚关掉了床头灯。
  因为宿醉,晓星尘醒得很早,起床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劲,他居然被宋岚抱在怀里。晓星尘轻轻拨开宋岚的手溜出房间,坐在沙发上回忆昨天晚上的事。他昨天在音乐会上看到一种淡蓝色的饮料,味道还不错,于是喝了挺多杯,没想到是果酒。回家强撑着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擦头发的时候就迷迷糊糊的了,后来宋岚问他房门钥匙在哪问不出来,于是扶自己到他的房间,然后半夜自己觉得冷就一直往一个热源挤最后被热源包裹住……哎一古,想起来还怪不好意思的,晓星尘扶额。
「四」
  “哥哥,后天就年三十了。”阿箐在饭桌上说到。“嗯,那我们明天去买年货吧。”晓星尘揉揉阿箐的头发。“我明天就放假了,一起去吧。”宋岚说。“好啊,有车更好。”晓星尘回道。工作稳定了之后宋岚一直计划着买一辆车,年底碰上自己中意了好久的车打折,宋岚就买下了。“有你们去我就放心了,我要去找同学把寒假作业的剩的最后几道难题写了才能安心过年。”阿箐咽下最后一口鸡蛋羹。“我吃饱上楼去了。”
  第二天晓星尘和宋岚下午出发去年货市场,在车上晓星尘拿出昨晚列好的购物清单读给宋岚听,问宋岚有没有要增减的。两个人在路上讨论完确定好购物名单之后也刚好到了年货市场。
  原本以为大多数人已经买好了年货,结果发现年货市场还是人山人海并且很吵闹,原本打算分开买东西的两人打消了这个念头。
  按照清单买好了要吃的零食坚果和一些腊味,晓星尘又要了一副对联。“我会写毛笔字。”和晓星尘把一箱箱年货搬上车时宋岚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那明年给你写。”……宋岚承认他的自尊心有些受伤。
  回到家放好东西后已经到了晚饭时间,两人点了外卖把晚饭解决了就洗澡各自回房间了。阿箐给晓星尘发短信说今晚在同学家住下了,他回了个好就睡下了,明天还要早起去买食材呢。
  年三十的早晨两人八点就出发前往市场买菜,和前一天一样,两个人在车上确定好了要买的东西。他们在市场挑了蔬菜海鲜和肉类和一只处理好的整鸡,又去买了阿箐喜欢的豆腐酿和茄子酿之后前往超市买调料。晓星尘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转过头问宋岚“你能接受冬阴功火锅吗?阿箐去年一直说要吃,不能接受就另外煮一锅冬阴功汤给她。”“可以。”到了超市后他们去调料区买了香料、腌料和冬阴功酱就回家了。
  回家之后两人热了早上吃剩的筒骨粥当午餐,阿箐也回家了。
  下午三人开始分工做年夜饭,晓星尘拿出提前做好的两份馅料让阿箐负责包饺子和卷春卷,宋岚负责处理海鲜,晓星尘负责腌肉炸春卷,还要准备一些别的菜。
  阿箐先把饺子和春卷包好之后晓星尘拿出一部分,剩下的让她放进冰箱里,宋岚处理好海鲜之后晓星尘让他炸春卷和挂好糊的茄子酿。
  晓星尘已经把肉类处理好放进了冰箱,就打开蒸锅上汽,然后开始做地三鲜。把茄子青椒和土豆切成滚刀块,把油锅烧热之后将三种食材分别炸软滤油,然后在锅中重新放一些油把姜片和蒜末爆香,闻到香味后把已经炸软的茄子和土豆放进锅中翻炒,再淋上生抽、老抽和盐调味上色,出国前放入青椒块,最后加水淀粉和一小勺白糖,翻炒到汤汁浓稠后装盘出锅。
  做完地三鲜之后晓星尘拿一个比盛地三鲜的盘子大一些碗盖着它,做完这些蒸锅也上汽得差不多了他就把豆腐酿和饺子放进去,盖上盖子定好时,开始处理一些调料。处理完之后拿出宋岚处理好的基围虾头热锅热油把香茅梗和葱白段放入锅中翻炒香味后加入虾头,炒出虾膏。锅内倒入热水大火煮开把虾头挑出,放入香茅叶、南姜、干辣椒和切片的青柠转中小火煮,然后晓星尘把蒸锅关了。锅里的汤煮了大约15分钟后晓星尘把汤倒进不锈钢锅中放到电磁炉上把温度调到最小。
  等到汤好的时候宋岚也炸好了春卷和茄子酿,晓星尘把菜和碗筷摆好之后拿出柠檬红茶倒满三个杯子,阿箐打开了店里的大电视收看春晚,宋岚去盛了饭。这顿饭吃得非常慢,三个人都很享受难得的惬意时刻,虽然每天都有人说今年的春晚比去年的还要难看,但是三个人却是很开心的边聊天边吃年夜饭,偶尔抬头看看春晚的小品。吃完饭已经是九点半了,阿箐上楼洗澡,晓星尘和宋岚在一楼的大厨房洗碗。
  “其实,初来这座城市时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宋岚忽然开口。“我知道的,我看得出来,我也看得出来现在你很好。”晓星辰把宋岚洗过的盘子过一遍清水,再擦干。“可是来这里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自己有了目标,遇到了想要照顾的人。”宋岚继续说。“她是怎样的一个人?”晓星尘低头掩盖掉了眼神里的失落。“长得好看,做饭好吃,总之我觉得他哪里都好,在我眼里他醉酒的样子都很可爱。”“这样啊,他知道你喜欢他了吗?”“一点都不知道。”宋岚有些失落的低下头,以至于他没发现在自己提到醉酒之后晓星尘忽然明亮起来的眼睛,宋岚没有参加过公司的应酬,所以他很笃定宋岚在说自己。“其实……他知道了,而且他会答应你。”宋岚忽然抬头,他看到了晓星尘微红的脸。宋岚放下手里的盘子和棉布,把手擦干净,然后他轻轻的,轻轻的把晓星尘拥在了自己的怀里。
「五」
  “我是个孤儿,因为我小时候不爱说话,别人都以为我有自闭症,就一直没有家庭把我领养走。在我十岁那年终于有一对夫妇把我领养走,但后来又觉得我的性格不好把我送回了孤儿院。后来我拼命学习,靠着奖学金和做兼职读完了大学并且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可是我的原本属于我的职位被别人抢了,我被调到分公司,然后遇见了你还有阿箐。”
  此时洗漱之后的两人,喝着冰啤酒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宋岚对晓星辰说出了自己的事。“那我应该感谢那个抢你职位的人吧。”晓星尘已经微醺了。“是的。”宋岚点点头。晓星尘举起手上的表给宋岚看“现在还有一分钟就是新的一年了,等到还剩下20秒的时候我们一起倒数好不好。”“好。”宋岚和晓星尘十指相扣,家里的阳台可以看到海,两人一同凝视着远处的海面。
“一起数,
17
16
15
……
5
4
3
2……”
  趁着些许醉意,晓星辰在最后一秒吻住了宋岚,二楼的小客厅播放着春晚,海边有人踩着新年的钟声点燃了烟火。在新的一年开始时,宋岚也算弥补了音乐节的遗憾,和晓星尘牵着手在阳台上看了一场烟火。宋岚把晓星尘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对他说“它因为你跳动得那么快啊。”晓星辰抱住宋岚,晓星尘的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在宋岚的耳边轻轻哼着一首温柔到可以让老虎融化成黄油的歌。
“See the pyramids around the Nile,
观览尼罗河沿岸的金字塔,
watch the sunrise from a tropic isle,
注视着热带雨林的日出,
just remember darling all the while,
亲爱的,请记住无论何时,
you belong to me,
你属于我,
See the marketplace in old Angier,
观看古老的阿尔及尔集市,
send me photographs and souvenirs,
送给我照片和纪念物,
just remember when a dream appears,
就算梦境来临也要记住,
you belong to me,
你属于我。”
  手中的啤酒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后来两人有些跌跌撞撞地回到房间,躲在不远处观察良久的阿箐拿出手机默默给好友发短信“我就知道我的努力没白费!我那两个颜值很高的哥哥终于在一起了>3<”
  在晓星尘的印象中那一夜是温柔的,宋岚不停地吻他,几近虔诚的吻他,他回过神时两人已经是坦诚相对了。他小心翼翼地开拓着自己,然后带着自己从最初的生涩走向极致的快乐,晓星尘不停喊着宋岚的名字,宋岚吻了吻晓星尘的眼睛,把一块玉牌挂在他的脖子上,对他说,他们说这块玉牌刻上的是我的字,叫我的字,子琛。于是他环住宋岚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子琛。”然后又沉沦在宋岚的带给他的快乐中……两人从晓星尘房间里的小浴室中出来时,晓星尘已经迷迷糊糊的了,宋岚把他拥在怀里,他听着宋岚的心跳声进入梦乡。
  或许是戴着宋岚的玉牌吧,晓星尘做了个关于宋岚的梦。他梦到自己站在一个院子里,院子里有一颗大榕树,一个小男孩坐在榕树下的秋千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肯定这个男孩是小时候的宋岚。不由自主地,他轻轻的向男孩走去,他听到梦中的自己对男孩说“子琛,我们提前认识一下吧。”原本冷着脸的男孩抬起头看他,两人相视一笑,男孩的眼睛弯成了月牙。这一刻晓星尘从男孩的眼中看到了冰雪消融,他的脑海里勾勒出万物复苏的图景。真好啊,任别人怎么毫不留情的说你冷漠但你对我总是那么温柔,让我觉得在茫茫人海中我这个渺小的存在都开始变得闪光起来。晓星尘微笑着伸手拉起了坐在秋千上的男孩。后来的梦境变得朦胧,但晓星尘记得梦里的自己始终是快乐的。
  如果有一个机会,我可以游过这条时间这条长河去寻找自己错过的关于你的时光,我一定会说我愿意。
  第二天晓星尘依旧醒得比宋岚早一些,于是他吻了吻宋岚的眼睛“子琛早安。”而后宋岚把他抱得更紧“星尘早安。”

  End.
  终于……改完了,文中还是有bug的。关于题目,大概是因为岚岚向来谨慎却因为酒住进了星星家吧。文中关于厨房的设定是早餐会在二楼的小厨房做(比较方便)但是要做比较多的菜时(比如年夜饭)会到一楼店里的厨房做。文中的菜谱来自日食记(有改动)星星在阳台上对岚岚唱的歌是You Belong To Me(你属于我)最后给能看到这里的小天使给比个心,喷的轻喷,文笔会磨练的QwQ「捂脸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