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梢开出一桃枝

你捏着一只绿色的笔在相纸的空白处默写挪威的森林 你写 全世界的树倒下你也喜欢他 所有的老虎融化成黄油你也喜欢他。

【微玄幻】迟到千年

写在前面:私设大如山  OOC有 不虐不会虐 文笔辣鸡接受温柔的批评。

「壹」旧梦

淅淅沥沥的雨声持续了快一整晚,宋岚转醒之后发现窗台前的书桌湿了一大片,天还没亮。他下床关了窗又将桌子擦干净之后才躺回床上,却没有什么睡意。

借着微弱的光宋岚看到床头的钟指向3点25分,他拿出手机想设一个闹铃,看到了晓星尘昨天给自己发的短信,大意是快到清明了雨水多,记得出门带把伞。他很想问晓星尘为什么深夜了还没睡又想想自己醒得太早,就关上了手机。

宋岚关上手机后又想起反反复复做的那个梦。梦里的场景还清晰的存在于宋岚的脑海,他多次梦到自己来到一座山上,看到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人,还有他身边那只活蹦乱跳的白狐。这么多年他总是梦到梦中人与白狐,有时是那人去采草药白狐从他的背上的竹篓里探出毛茸茸的脑袋,有时是那人坐在书案前看书白狐懒懒的趴在他的怀里,有时是那人睡觉的时候白狐钻进被子里他在半梦半醒间索性把小狐狸搂到了怀里。山里好像只有他这一户人家,在梦里好像这座山就是整个世界。

按理说人对于梦的记忆应该很短暂,但是宋岚对于这个梦的记忆却异常清晰。每年的清明前后他都会梦到这一人一狐的零碎片段,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但他并不惧怕,反倒觉得挺有意思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宋岚又睡了过去,这次他没有做梦。

「贰」白水最长情

第二天宋岚不出意外的被闹钟闹醒,宋岚的作息时间一直很稳定,但是不能被打乱,以至于闹钟只有在清明前后会起作用。
宋岚揉揉太阳穴从包里拿出纸笔,发现桌子上放了一个大份卷饼。“来监督一下,看你有没有带伞。”晓星尘冲他眨眨眼睛。宋岚把包的拉链拉开递过去,晓星尘看到包里的伞之后就顺便将两人的包一起放到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和宋岚把卷饼分着吃,吃完卷饼没多久课程也开始了。

两人在上课的时候一般不会有过多的交流,宋岚记笔记,晓星尘看自己专业的书。晓星尘看书累了就转头看一下宋岚,宋岚回以一个同样温柔的眼神,晓星尘想起学妹说他们的相处模式是好像认识了几百年的一样,明明应该处于热恋期把恋爱谈出了过日子的感觉。想着想着晓星尘差点笑了,最近晓星尘还答应了宋岚从宿舍里搬出来和他一起住,可不就是过日子了。

下课后距离吃午饭还有一段时间,宋岚说去晓星尘的宿舍里搬东西。之前就陆陆续续搬了一些东西到宋岚家,其实晓星尘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东西并不多,两个人一次就能拿完,宋岚自己拿着重的东西让晓星尘拿轻一些的。

大概是因为下了一晚上雨的缘故今天并没有下雨,他们大学的绿化做得很好,晓星尘最喜欢通向校园后门那条蓊蓊郁郁的林荫道。两人走在林荫道上被叶片上积的雨水滴到很多次,有几滴还滴到了晓星尘的睫毛上,因为手里提着东西他没来得及擦。走出校门的时候宋岚盯着晓星尘睫毛上被滴了水的眼睛许久说了句好看,晓星尘的耳根有些发热。

晓星尘的眼睛是真的好看,他的瞳色比很多人的浅,像琥珀一样,很清澈。睫毛又长又翘,每次冲宋岚眨眼睛宋岚都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如果手里没有提着东西,宋岚很想亲吻晓星尘的眼睛。

宋岚家离学校不算远,两人搬完东西后刚好到了午餐时间,因为下午两人说好去商场买东西所以午餐就是宋岚下楼打包了两碗紫菜虾皮云吞,吃完了两人前往商场。

其实两人之前已经买了不少东西,双人沙发,双人床,新的床单,宋岚还将衣柜和书柜整理出了一半给晓星尘,这次主要是买一些日用品。

虽然要买的东西不多,但两人还是逛了一下午,除日用品之外两人还买了很多食材和一些衣服,结果回到家两人换上新买的东西之后还是把食材都放进了冰箱里决定点外卖。

忙了一天之后两人匆匆洗漱就打算睡了,宋岚关上落地灯,把晓星尘拥进怀里,彼此交换了一个晚安吻之后宋岚又亲亲他的额头才闭上眼睛。

不出意外的还是做了那个梦。宋岚看到小狐狸不知道从哪里得了一小截木头给穿着黑色长衫的人,最后那个人将木头分成两半做了两个吊坠,一个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另一个挂在小狐狸的脖子上。小狐狸挂在那人的肩膀上舔了一口那人的脖子,琥珀色的瞳孔里满是欣喜。

宋岚醒的时候晓星尘还没醒,宋岚亲亲他的眼睛,晓星尘往他怀里蹭了蹭之后睁开了眼睛,宋岚看着他的眼睛忽然愣住了——晓星尘的眼睛和梦里小狐狸的眼睛,一模一样。

「叁」千年之前

清明当天宋岚带晓星尘去看了自己的师傅,上山并不算累,这几年上山的路已经修整得很好了,两人走过长长的青石板路终于到达了宋岚以前生活的地方。

宋岚的师傅看到自家徒弟带了个人回来并没有觉得奇怪,反而让宋岚好好照顾晓星尘,送了晓星尘一个平安符,宋岚看着与自己师傅说笑的晓星尘心里也止不住的欢喜。

宋岚自小被师傅收养,没见过自己的父母,他也从未问起过,直到后来宋岚因学业不得不离开师傅的时候得到一个地址和一串钥匙说这是父母留给他的。师傅在他心里不仅是师傅,他也将师傅当做了家人,所以看到师傅认可了自己的恋人,宋岚自然也是欣喜的。

午饭过后宋岚带晓星尘去看了钟楼和鼓楼,又去了周边的森林看了山林间清澈的小溪。晓星尘自小在孤儿院里长大,读了大学之后勤工俭学,难得出门游玩,看到这些景色笑得眼睛弯弯的,宋岚把他搂进怀里说:“秋天泉水边的那棵桂树的花瓣会落到泉水里,和那句诗里说的滤泉花满筛一样好看。冬天山林落雪的时候也很好看,你要是喜欢我们寒假再过来。”“好啊。”回去的途中晓星尘将他的手握得更紧。

吃过晚饭之后宋岚的师傅说晓星尘的体质偏寒,让晓星尘去温泉池里泡一下驱寒,然后将宋岚带到自己的房间里,房间里点着安神香,闻着很舒服。他给宋岚倒了一杯茶对他说:“睡吧,醒了就什么都清楚了。”

宋岚又看到了那一人一狐,但这次他看到的不是零碎的片段。

宋子琛自小就是一个人独居山中,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了一只小狐狸。

捡到小狐狸的那天下了好大一场雨,小狐狸躺在他家院子外面奄奄一息的,脏得根本看不出是什么颜色。宋子琛将小狐狸抱回家给小狐狸包扎伤口还擦得干干净净的露出原本雪白的毛色。

原本他想等小狐狸的伤养好之后就放它走的,结果小狐狸就赖上他了,怎么也不愿意走,有次宋子琛醒来没看到小狐狸还以为它走了结果几个时辰之后小狐狸叼了一截上好的木头回来,最后他用那截木头做了两个吊坠。给小狐狸戴上其中一个吊坠时他想养着也挺好的。

他说小狐狸的眸子明亮如星,遇到他时沾上了一身尘埃,所以给小狐狸取名叫星尘。

宋子琛其实同小狐狸生活得很愉快,原本以为自己独居久了要适应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接受如今自己的屋檐下又多了一只小狐狸,现实却是接受得相当的快。小狐狸的伤养好之后就开始钻他被窝不愿意睡自己的窝了,他叹了口气将小狐狸揽进怀里,隔天就把狐狸窝挪到了屋外的小亭子中,冬天的时候宋子琛坐在院子中的小亭里赏雪煮茶,小狐狸就在他旁边的狐狸窝里懒懒的趴着。

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有说媒的人找上他了,宋子琛长年居住在山中,鲜少外出,也亏得说媒的人走那么远找上他,说媒的人说他长得俊,虽然不怎么下山,但是很多姑娘见了他之后念念不忘。这么几次三番的,他终于答应了见一见对方,一转眼小狐狸就失踪了,他找不到他的小狐狸了。

最后宋子琛在找小狐狸的时候不慎踩空跌落山崖,梦就醒了。
宋岚在最后一刻看清楚了宋子琛的脸,同自己有八分像。

他睁开眼睛,他师傅告诉他其实小狐狸是只灵狐,狐族当年招惹了仇家被报复,只有它跑了出来躲到这座山上。跑出来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寻到此处的仇家,小狐狸被剜去了双眼,修为尽失。阎王见它可怜帮它修复了双眼又念在他命不该绝的份上说能答应他一个愿望,但是这个愿望的生效期是一千年,于是小狐狸又在冰冷的地府里待了一千年才转世。

宋岚还是有些恍惚,但他想起晓星尘琥珀色的眼睛忽然又释然了,那双眼睛好看又清澈,望向他的时候里头总是溢满喜欢和满足,他听到有个声音从远方传来“你看啊,千年之后,你的容貌变了,姓名变了,可是他的眼睛依旧没变,里面满满的都是你。”

宋岚走出师傅房间的时候手里多了个木盒子,木盒子里是两块木质的吊坠。

「肆」 那些生活中的零碎片段

从白雪观回来之后晓星尘觉得宋岚变得有些不同了,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更加热烈,对自己也更加好了。

原本晓星尘和宋岚在校园里连手都不牵的,现在每次都是宋岚把他拉得紧紧的。上次去陪宋岚上课的时候自己没睡好有些困,宋岚直接让自己靠到了肩上,本来还有些不适应的最后还是抵挡不住困意睡过去了。

总之,他自己也很享受这些变化就是了。

秋天的时候两人都用假期实习的工资买了单反,骑着自行车在校园里漫无目的晃,看到好看的场景就拍一张照片,骑累了就坐在长椅上休息。秋日的阳光穿透叶片散落在两人身上,有轻微的暖意。晓星尘望向身边正在喝水的宋岚,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晚上两人挑选照片的时候 宋岚随口问他最满意哪一张,晓星尘笑着调到偷拍宋岚喝水的那张给他看。其实那张照片抓拍得很好,细碎的阳光洒在宋岚的身上把宋岚衬得很柔和。

晓星尘给宋岚看完之后也反问他最满意哪一张,宋岚卖了个关子,说洗好之后放在床头就知道了。

一天晓星尘从图书馆回来之后看到床头摆了个相框,把相框翻转过来之后发现是宋岚那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抓拍的自己。照片中是晓星尘着骑车的侧颜,秋日的阳光暖融融地洒在他的身上,长长的睫毛上有跳跃的光。学校里的桂树风一吹就会落花,那天有些桂花落在他的白色围巾上。阳光是明亮的,他的眼睛也是明亮的,此刻世界温柔到连晓星尘嘴角扬起的笑意都在发光,这一幕被宋岚捕捉了下来。

晓星尘盯着照片许久以后起身去了照相馆,没过几天床头又多了一个相框,里面的照片是同样被拍得很温暖的正在拿着水瓶的宋岚。

「伍」 于归

大学四年匆匆过去,转眼之间两人就要毕业了。宋岚与同学注册的公司步入正轨,晓星尘早就保研了,现在工作也稳定了下来,打算边工作边读研。

宋岚和晓星尘并不在同一个系,教学楼相隔小半个校园,宋岚在自己的班里拍完照片之后就往晓星尘那里赶,走到一半的时候就碰到了同样匆忙的对方。在这种天气穿学士服的确有点厚,两个人的额角此时都沾上了汗水。于是两人决定先散散热,在校园里闲逛,想拍照的时候就把相机递给路过的学生让他们帮拍照。逛到后门那条林荫道的时候晓星尘叫住一个学妹,正好是以前那个说他俩把恋爱谈成过日子的学妹,学妹很高兴的帮他俩拍了照并且祝他们永远幸福,宋岚与晓星尘十指相扣对学妹说:“一定会的。”

告别了学妹之后他们牵着手走过林荫道,这条路是他们每天回家的必经之路,这次两个人走得似乎比平常又慢一些,形形色色的人从他们旁边经过,他们的眼中却只有彼此。

当他们走到尽头时候,宋岚停下了脚步,他放开晓星尘的手,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一直想给你一个永久的承诺,又不想过早的用它束缚你。”而后宋岚拿出一个盒子,在晓星尘面前单膝跪下,但他的膝盖没碰到地面的时候晓星尘就已经将他拉起。“不用这样。”晓星尘笑着打开盒子拿出稍大一点的戒指戴在宋岚的无名指上,又伸出手让宋岚把另一个戒指戴在他手上。
他紧紧拥抱住宋岚,宋岚凑近他的耳边问到:“那晓星尘先生,你愿意与宋岚先生共度一生吗?或者我应该问Will you marry me?”
晓星尘在他怀中抬起头回答:“我愿意。或者我应该回答Yes I do.”
这一刻,跨越千年的守候终于尘埃落定。

---------------------------------正文完----------------------------------

好的吧还是做到了年更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达到本月题目的要求 如果没有的话就私聊或者在群里Call我一下让我把标签删了。Bug先不修了吧 这篇的开头写得真是特别艰难且诡异 小狐狸就有点像我自己脑补的小星星吧 熬夜感觉身体被掏空。(另:大概会有一两个番外?番外能不能圆回Bug我也不知道 没准我不写了呢。)

评论(3)

热度(11)